黄软件app不用会员

,最快更新首席继承人陈平最新章节!

此话一出,整个大厅都迅速安静了下来!

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!

这个人说话,居然不将天庭大天王的亲弟弟放在眼里!

当然,这句话是他背后的主人说的。

而他背后的主人,此刻大厅内的众人,也都明白是谁!

一时间,吴海义愣在原地,坐在原位,面色暗沉,神色很是难看。

好半天后,他猛地将手里的茶杯搁在桌面上,寒声道:“这么说,家主人是想要对我们天庭出手了?”

很多坐在大厅内的门徒世家的家主,或许对天庭不是那么了解。

但是,很快就有人道:

“这天庭啊,可比们想象中的要厉害的多!是个传承很久的势力!”

“不光如此,我听说,这天庭里高手如云,一般不出世,出世的话,那么这天下他们都可以唾手可得!”

俏皮玲珑的娇气妹子

“这么厉害吗?这天庭到底何方神圣?!”

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,那带队的队长,目光看向陈平,道:“陈少家主,这里的事,我们可以解决,我家主人在天悦楼等。”

陈平闻言,眉眼一簇,跟着道:“多谢。”

说罢,陈平直接转身离开了大厅。

那吴海义还想起身阻拦,但是方太极直接出手,拦在了吴海义身前,道:“吴海义,若是敢再进一步,就休怪老夫对不客气!”

吴海义震怒,眼睁睁的看着陈平带着古贤圣人的秘宝离开。

陈平离开大厅后,门口就有一辆特殊的吉普车等着。

“陈少家主,请上车。”

车门旁,是两个战装的守卫。

陈平上车后,车子就迅速的发动,离开了这里。

差不多十分钟后,陈平来到了天悦楼的一处雅苑。

这处雅苑,格局很是平和,大有江南特色。

院子中,有一处凉亭,凉亭的四周,已经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站着持枪的战装守卫。

戒备森严。

陈平刚到,就感觉到这雅苑四周淡淡的冷意。

这样严密的守卫,就算是一只苍蝇都难以靠近那凉亭。

更何况,在外面的时候,陈平就看到了隐藏在暗中的暗杀者,那些可都是名副其实的高手。

陈平虽然只是远远地看到,但是从他们身上蛰伏的杀意,就不能判断出他们实力的高低。

“陈少家主,主人在等,请。”一名守卫道。

陈平嗯了一声,抬步走进凉亭。

凉亭内,是一个意气风发,且具有龙威的中年男子。

他看到陈平走来后,满脸都是慈祥的笑意,道:“来了,快坐,到了这里,不必拘礼。”

陈平心中还是有些惊慌的,因为,他知道自己见的是谁。

帝师。

境内第一人,曾率领至尊抵御八国!

是名副其实的大英雄!

任何人见到帝师,都会莫名的崇拜和恐惧。

毕竟,那可是帝师。

陈平走进凉亭,先是躬身,道了句:“晚辈陈平,见过帝师。”

帝师眉眼一展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,手里倒了一杯茶递给陈平,道:“好了好了,过来坐吧。”

陈平遵命,坐过去。

帝师看了看陈平,而后微微抬眉看了看凉亭上方的镜口,慨叹的道了句:“果然和他很像,这不禁让我想起我和他曾经年少时候的时光。那个时候,父亲也像这般,心气高,什么事都不放在眼里,什么事都有自己的打算和把握。”

陈平闻言,道:“帝师和我父亲年少的时候,是很要好的朋友?”

帝师笑了笑,道:“没错。我和父亲曾经是最为要好的朋友,可以说是情同手足。当然,父亲也是我这一生所钦佩的人之一,若是没有他,也没有现如今的我,也没有现如今境内的平安百世。”

说着,帝师起身,看着凉亭外的美景,道:“想当年,我很父亲曾经形影不离,现如今,我贵为帝师,父亲是陈氏家主,他肩头上所承担的责任,比我要大得多。很多时候,我都在想,若我是父亲,我会怎么做?现如今的这棋局,越来越难走了。”

陈平听着帝师的话,目光微微一沉,起身问道:“帝师大人……”

帝师回过神来,笑了笑了,拍了拍陈平的肩膀,道:“不用叫我帝师大人,我也算是个半个舅舅。”

陈平闻言,微微一愣,道:“舅……舅舅……”

帝师听到陈平这一声舅舅,哈哈大笑了几声,跟着道:“好,好。”

而后,他示意陈平坐下,道:“我知道想问什么,有些事情,现在还不能知道,知道的越多,对的危害越大。今日找来,一是想看看得到的古贤圣人的秘宝,二是想给一样东西。”

古贤圣人的秘宝?

陈平直接从怀中取出了白玉盒子,递给帝师。

本以为帝师会遭到白玉盒子的屏蔽和压制,可是,不曾想,那白玉盒子对帝师没有任何限制。

帝师看了两眼白玉盒子,道:“古兽腾蛇,乃是彼岸腾蛇皇族的秘物。能得到它,说明和它之间有莫大的隐国渊源。”

说着,帝师将白玉盒子还给陈平。

陈平反问道:“舅舅对彼岸皇族似乎很有了解?”

帝师笑了笑,让人取来一份古籍,道:“这上面记载的,都是彼岸的事迹,是密档,一般人看不到。”

陈平看着那本古籍,上面有三个字《山海经》。

“这……这山海经记载的是彼岸世界?”陈平惊诧的问道。

帝师笑了笑,道:“是也不是。山海经来历玄妙,有诸多传言,但是,山海经里面的诸多异兽,在现如今这个世界很少出现,但是在彼岸确实常有之物。”

“当年,父亲曾经推开过那扇星门,见到了彼岸世界的风采,回来后,他曾说过,山海经记载非假。”

听到这些话,陈平陷入了沉思,看着面前的这本《山海经》,满脸都是匪夷所思。

“舅舅,彼岸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?”陈平问道。

帝师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道:“这世上,能目睹彼岸风采的人不多,父亲是其中一个,陈氏老祖也是其中一个,剩下的,或许就剩那几位了。”

“但是,我想告诉的是,母亲曾真正的去过彼岸,并且一去三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