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香蕉视屏

() 第二次开庭是闫家人起诉的,蔡宝琴本不想这么快同意离婚的,但想到她爸妈可能会做的事,于是点头答应了。

她咨询过律师,以她这种情况,就算她现在不答应,第二次开庭也一定会判离婚的,到时候照样要把手中的东西交出去,既然是迟早要给,不如现在就算清楚,否则等她妈出来,她会更麻烦,倒不如现在结清,她爸妈也就无计可施了。

或许是因为她坦诚的原因,也或许是因为她要抚养闫珊珊的缘故,最后还分得了一处房产和几十万存款,然而这处房产却有些让她食不下咽,这处房子不在别处,正是现在她爸妈住的那一间。

因为她爸妈来京城的时候什么都没有,后来买这房子的钱都是她拿的,这些都是有据可循的,闫家以她弟弟已经过户的原因为由怕麻烦向法官申请,她自是无法反驳,闫家是轻松了,可她呢?虽说她可以拿着判决书去重新过户,但她爸妈到时得怎么闹?

蔡宝琴看着账户里的十几万余额,又想到女儿看向她时震惊而又排斥的眼神,忽然觉得天大地大,这天下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理解她。

辛苦了半辈子,最后竟然什么都没得到,重来一世的人生,她竟然也是失败的吗?

其实原本这个世上是有一个人真心喜欢爱护过她的,可是被她弄丢了,被她无情的抛弃了。

蔡宝琴不自觉的又想到了她刚遇到闫建军的时候,那时候她为了攀附这个男人,忽略了家里,但叶秋非但没有怪她,还默默的将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做好,只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。

但是她没有,她那是被鬼迷了心窍,一心觉得闫建军好,一心觉得他会带给自己财富和地位,但是偏偏,叶秋才是那个能给她带来财富与地位的那个人。

如果重生的时候她不是想着另攀高枝,而是利用自己超前的知识和叶秋一起奋斗的话,她现在会比于小琳过的还幸福吧!

蔡宝琴摸了摸自己生出了不少皱纹和黄斑的脸,又响起了于小琳那紧致白皙的脸庞,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悔意。

如果没有离开,于小琳现在的生活是否就是她的?还有儿子叶帅也不会和她生分。

单纯美好少女白玉兰般清新柔美气质私房写真

她错了,这辈子真的错了,上天还会再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吗?她一定会好好对待叶秋和儿子,他们才本应是最幸福的一家人,于小琳只不过是一个偷盗者而已,偷去了原本属于她的幸福。

蔡宝琴幽怨的时候并没有想过,于小琳从来就没有偷过她什么东西,或许是应该感谢她,毕竟要不是因为她的算计,于小琳也不会过得像现在这样幸福。

但是人生大事,谁能知道呢?要不是叶秋及时穿过来,等待于小琳的,也是一个悲剧,一个由蔡宝琴亲手制造的悲剧。

也不知蔡宝琴存在着什么心里,从这天开始,她将身上为数不多的存款投进了美容院里,似乎要存心修复自己年轻的美貌,想凭借自己的美貌再挽回些什么。

做生意的人都是会花言巧语的,得知了她的意图之后,便故意忽悠她说只要女人有美貌什么都能做成,还建议她用那种昂贵的进口药。

蔡宝琴投入了一些钱发现真的有用之后,便更热衷将钱花在这上面了,看着一次次变美的自己,似乎也有了底气再出现在叶秋和于小琳面前。

见两人都对自己视若无睹,又听了美容院的话准备开始整形。

于小琳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着实震惊了好一会儿:“她这是想干什么?想挽回你?”

深藏功与名的叶秋隐藏起笑容:“别想她了,现如今不过一个跳梁小丑。”

没错,这个主意就是叶秋吩咐小金乌做的,方法很简单,就是给了她一个心理暗示,当然,如果她心里没有这么想过,这个暗示也是不成功的,显然,那个女儿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她的野心。

其实不依靠小金乌叶秋也还有别的方法治她,只是这种方法来的更快更起效罢了。

据他所得知的消息,蔡宝琴手中的存款已经花得差不多了,为了整形,她正准备卖掉蔡父蔡母现在所住的那处房产。

虽然他们会大哭大闹,但如果蔡宝琴执意要卖,他们也做不了什么。

最后蔡宝琴整成了什么样叶秋不知道,但她知道她没钱之后蔡家人就没地方可住了,尤其这些年来蔡根生和蔡招娣又没做过什么正经的工作,所有的生活开支都是蔡宝琴所出,现在既没房又没钱,只能带着蔡耀祖灰溜溜的回老家。

至于闫珊珊,早在蔡宝琴魔怔的时候就回到了闫家,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闫家的孩子,闫建国不至于让一个孩子流落街头。

但是闫家也并不像表面这么平静,闫建军个蔡宝琴离婚可是分了几千万的财产的,闫建军现在意识不清需要人照顾,久而久之闫建国和闫娟就没了耐心,且两人都对这笔钱财动了心。

而闫建军的大女儿闫莉莉也同样不傻,这钱被大伯和姑姑拿走了还有她的份吗?所以三方人马为了这点钱还是明争暗斗,至于真正的财产所属者则被所有人都忽略了,连护工没有护理到位都没人去管。

叶秋让小金乌恢复闫建军的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后,这时候他那几千万财产早就所剩无几,整个人因为忽略护理,也邋遢得不成样子,因为没有工作,又还要做复健,吃了不知道多少苦,回过头来一看,竟然和蔡宝琴一样没有一个亲人能依靠。

而那边蔡家人回到了东石村也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好,这些年因为叶秋的缘故,家家户户都发了财,人人都修起了大别墅,只有蔡家的茅草屋还在那儿,已经摇摇欲坠。

并且当年蔡家人那样对不起叶秋,自觉拥护和感谢叶秋的村民便极为不待见蔡父蔡母,所以即使回到了村子,面对他们的也是无尽的排斥和格格不入,别人都住大房子开小车上班,而他们却还要像以前一样去地里劳作,更别说还有一个不省心的大孙子了,日子直接回到了几十年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