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点视频app软件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漆黑的洞口忽然刮起一阵风,紧接着,一团黑影猛地闪了进来。一只白皙的手抓向了宋瑶,妄图夺走她腰间的佩剑。

宋瑶迅捷地往旁边一侧,但见剑芒飞现,手中长剑横扫黑影。她的出招速度快,但黑影移动的速度更快。

地上的火堆被击散开,带起了满地的火星,转瞬间,黑影已经近在文萱的眼前。那只白皙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向文萱的脖子,修长的指尖窜出了锋利的黑甲。

好快的速度!

文萱身躯往后一仰,手从她面上凶险的划过。那只手反应敏捷,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弯又折了回来,刺向文萱的眼睛。

梅开勺抛出血莽匕的同时,整个人如飞箭般冲了过去。甩出的长鞭缠住了那只手的手腕,那只手挣脱不开,反而用力拽住了长鞭。

两边用力一扯,长鞭绷成了一条直线。

梅开勺趁势跃到文萱的身旁,单手把她推了出去。

文萱连连后退,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,发出一丝压抑的抽气声。

与此同时,宋瑶提剑,冲黑影刺了过去。

二对一,黑影吃不开,连连往洞口靠近。宋瑶可没给黑影这个逃跑的机会,不管战斗区域移动到哪里,宋瑶就是守着洞口。

水嫩女生雪肤魅影晶莹剔透般迷人

“不打了不打了!”一声娇喝,落在三人的耳中,那团黑影退到角落里,直接现出了形,“二对一,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吗?”

“偷袭的时候,怎么没想到自己欺负人?”文萱背部被撞得火辣辣的疼,她抬眸盯着白衣女子,双眸满是怒气。

“啧,自己的地盘上莫名出现了几个来历不明的人,换了,能无动于衷吗?”白衣女子声音娇弱,听起来总有几分委屈之意。

宋瑶手中的长剑唰的一声,横在白衣女子的身前,冷声道:“敢问姑娘是何人?”

“姑……”白衣女子陡然拔高了声调,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难看的哼了哼,咬牙切齿道,“别以为威胁本姑娘,本姑娘就会怕!”

宋瑶手中的长剑往前递了几分,那白衣女子突然消失不见,赫然出现在了火堆旁边。

噗嗤一声,四处飞散的柴火重新合拢,燃起了火舌。

她的速度太快,连修为最高的梅开勺,都没看清楚,她是如何出现在的。

炽烈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树洞,细看之下,那名白衣女子的容貌精致,眉眼如画,神态旖旎。她捡起地上的果子,随意的擦了擦,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。虽然吃得有些急促,可是白衣女子的动作却透着几分优雅。

前一秒还是刀戎相见,后一秒就息事宁人,女子自来熟的行事作风,令三人一时间无法接受。

“这些果子不错,还有吗?”白衣女子丢掉果核,她眼尾的余光,迅速在宋瑶和文萱的身上逗留了片刻,然后将视线,落在了梅开勺身上。

白衣女子打量着梅开勺,不过瞬息之间,就已经对梅开勺三人做出了最精确的判断。

看清了对方的实力后,白衣女子那双细长的凤眸里,拂过了一抹诡异的光芒。

梅开勺断定对方不会对她们出手之后,把落在脚边的野果子丢到她手里。

白衣女子也不嫌弃,用袖子擦了擦,风卷残云似的,将手里的果子解决掉了。若不是看她衣着不凡,姿色美艳,她们都要以为她是混迹市井的乞丐,饿了几天几夜没吃饭。

文萱和宋瑶见梅开勺面色平静,对白衣女子少了敌意,她们也不好多言,重新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“这是伤药,就当我误伤的赔礼。”白衣女子甩出的瓷瓶,却在距离文萱半步之瑶,被梅开勺截获了,白衣女子的神色,瞬间难看了起来,“怎么,害怕这是毒药不成?”

“出门在外,安全为重。”梅开勺闻了闻,确定没有危害,才递给文萱。

白衣女子闻言,没好气道:“我做事一向光明磊落,暗箭伤人的小人行径,我不屑于做。”

“非也!”文萱把瓷瓶重新甩回白衣女子的怀里,“难道方才姑娘的行为,不算暗箭伤人么?”

“那不过是一个误会,既然姑娘不愿接受我的好意,无可厚非。”白衣女子收好瓷瓶,把目光看向闭眼假寐的梅开勺。琉璃般的双眸,闪过震惊。她连忙探身过去,伸手要触碰梅开勺的手腕,却被一把剑挡住了。

“想做什么?”宋瑶微眯的眼睛,射出危险的光芒。

“我若想做什么,以为凭的实力,可以拦得住我?”话音未落,白衣女子已然出现在了梅开勺的面前。

梅开勺朝宋瑶递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,她望着近在咫尺的绝色女子,一言不发。

“手腕上的镯子,可是七魂铃?”白衣女子的目光,紧紧地盯着梅开勺袖下的镯子。

“我和姑娘很熟吗?”梅开勺站起身,嘴角上扬。

白衣女子眸色一沉,“不熟就不能说了吗?”

“既然不熟,我为什么要告诉?”梅开勺讥诮的反问,她抬脚往洞口外面走。

“等等!”白衣女子声音焦虑,她闪身挡在了洞口,“七魂玲可是至阴之物,那是幽冥界的东西,怎会落入一介女流之手?”

“东西从何而来,那是我家小姐的事,姑娘莫不是管得宽了些?”宋瑶冷声回应,从白衣女子出现开始,宋瑶就一副戒备的模样。

这一带,荒凉的很,万里山头,全部是参天密林。白衣女子孤身一人,又手无寸铁,这已经足够引起怀疑。

更关键的是,白衣女子身手矫健,品相出挑,一看就不是无名之后。她别在腰间的那块璞玉,隐约中暗含灵气。

“让开!我和主子说话,哪有属下插话的份。”白衣女子陡然散发出骇人的气势,强大的内力波动,逼得宋瑶喘不过气来。

就在女子的手,要袭向宋瑶的脖颈时,白衣女子的身子忽然一僵,她感觉到腰间,有些凉飕飕的刺痛。

一把闪着冷光的匕首,犹如鬼魅般,抵在了白衣女子的腰上。

糟糕,对方竟然也会移形换影之术?

白衣女子妖娆的笑容,瞬间僵在了嘴边。

“嘶嘶!”黑蛟一看到梅开勺被这个来路不明的妖媚女人威胁,它就护起了短。黑蛟从梅开勺的怀里探出头,身影一蹦,跳到了白衣女子的肩膀上,它毫不客气地张口咬上女子的脸颊。

“什么东西?啊……我的脸!”白衣女子惊呼一声,匕首抵在腰间,她不敢轻举妄动。只能用余光去看,看见一条黑不溜秋的东西,在咬了她之后,窜到了梅开勺的怀里。

白衣女子感觉到脸颊上的伤口,火辣辣的疼,她甚至闻到了一股腐肉味。

完了,她的脸……要毁容了!

“我没有恶意,只是想知道手上的七魂玲,从何而来。”白衣女子为了自己的美貌着想,最终放低了姿态。

“究竟是什么人?七魂玲与何关?”梅开勺敛起了笑容,凝视着白衣女子的侧脸。

这名白衣女子,容貌妖媚,她的身手也很诡异,这样的绝色佳人,出现在这种深山老林里,不得不令人起疑。

“先把武器撤了,我慢慢解释,如何?”白衣女子抿了抿唇,梅开勺的实力与她旗鼓相当,她犯不着为了一个身份,而丢掉自己的性命。

“一个擅长偷袭致胜,以武力到达目的的人,我为何要相信她说的话?”梅开勺不傻,这名女子一身轻功耍得出神入化,暗杀的功夫更是胜人一筹,她一旦疏忽大意,那么此刻成为被威胁的人,便是她自己了。

白衣女子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我名唤清歌,是唐门宗门下弟子,我来此的目的,便是为了狩猎灵兽。至于为何对手上的七魂铃感兴趣,那是因为七魂铃是……”

“呵,姑娘胡编乱造的本事,可真不小。”梅开勺冷声打断她的话,一掌蓄力打在她的肩头。

清歌只感到肩膀一阵绞痛,她踉跄了几步方稳住身影,一抬眸,一抹金黄颜色*眼帘。她忙在怀中摸了摸,发现空荡荡。

“唐门宗以暗器名闻天下,姑娘身上不只是连件兵器都没有,还随身携带着符咒,难道唐门宗也开始研究起了奇门遁甲之术?”梅开勺扬着几张黄符,语气戏谑,“这几道黄符倒是看着新鲜,也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。”

梅开勺说着,就要往黄符里灌入内力,清歌慌忙出声道:“别碰!”可惜已经晚了,其中一张黄符表面,跳跃几缕银光。

“不好!快跑!”清歌脸色大变,她一个凌空而起,闷头往洞口外跑,跑了几步,发觉不对劲,一回头就看见她们好端端地站在原地,梅开勺的眼里,满是戏谑。

她被耍了!

她居然被一个女人给耍了!

清歌沉着脸色,闪身重新出现在了洞口,“这是什么意思?把我当猴耍?把雷暴符还我!”

“雷暴符?”梅开勺拧眉,这几张看似平淡无奇的符纸,居然能招引雷暴。震惊之余,她终于想到了什么。

“……是玄门宗少主,沈清歌?”文萱刹那间反应过来,心里的震惊已经盖过了背上的疼痛。

虽然玄门宗名扬天下,但它却是一个神秘的宗门。神秘之处,不是奇门遁甲之术的妙不可言,而是玄门宗族之人的模样。世人只知道玄门宗族姓沈,而二十几年前,宗派中更是出了一名天才人物,但无人知晓那名天才人物的模样,只知道名唤沈清歌,是玄门宗少主。

宋瑶捏紧了腰间的剑柄,眸色更寒了。

玄门宗?

梅开勺心头一颤。